白水

灣家人
橫槓一枚
toma番茄來一打😘!
合奏紅月坑🤗最愛副會

偶爾寫寫文撇撇圖😀

【龜丸】moonlight

- ooc,超級ooc,還清水到有點看不出CP←
- 惡魔×神父
- 不小心把Kame寫太吵😂
- 龜丸糧不足只好自己割肉……求太太們一起產啊😭
- 與實際團體,人物無關聯

============================

1.(龜side)

夜晚的教堂總有哪裡不太一樣,不,確切來說白天跟夜晚就算是同一個地點也有不同的氛圍,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在光明白日照耀下的教堂是神聖的,是教徒的信仰,有帶著惴惴不安的心來向中丸懺悔的人,平常也做些除魔儀式,傾心於中丸的信徒簡直天天來報到………………唉呀這個小女生根本喜歡他吧,真虧這木頭什麼也沒感覺到只是一直做著份內的事情呢。

話題扯遠了,總之呢白天的教堂大概就像這樣充滿神聖!信仰!信賴!的感覺。

而夜晚呢?
中丸還待在教堂裡不知道在忙什麼………………噢看到了看到了,很認真的禱告呢,但是透進來的月光灑在他臉上總有種色氣感啊~欸別說我褻瀆神職啊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不是鬼。

我啊,是惡魔喔!是人類最害怕的惡魔喔!話說回來了,為什麼我們惡魔就是很壞的象徵啊,搞的我都沒朋友,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那些老一輩的事情關我們什麼事啊!

真想這樣吶喊出來啊。

「………………畢竟歷史上惡魔總是反派嘛。」

我知道啊齁奇怪了所以說………………欸?

「都聽到了喔。」中丸保持著一個不近也不遠的距離看著我,感覺也沒什麼害怕的樣子。

「你不怕嗎?一般人如果看到我都怕的像看到鬼一樣呢。」畢竟現在就在做著違反自然原則的事情―――――漂浮在半空中。

「……………不會啊?現在已經沒有像以前這麼正反對立了吧就像你說的都什麼年代了。」中丸淺淺的笑了下,看起來還真的是蠻不在意。

「那來做我朋友吧,中丸。」往下一蹬腳順便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嗯,近距離看眼睛果然很漂亮呢,帶笑的桃花眼但又是那麼安靜的一個人。

「靠太近了。」中丸有些困窘的半退一步

「答案?」

「……………………我是個無趣的人喔。」

「才不在意這個呢。」惡魔露出了今天最開心的笑容。

*************************************
「我啊,一直一直看著你喔。」
「做噩夢緊鎖的眉頭,微抿的嘴唇,好看的下顎線條、還有襯衫敞開露出的鎖骨。」
「就是因為被你吸引住了,才甘願待在這個與我不相襯的地方哪。」


2.(丸side)

這個惡魔果然很奇怪。
看樣子應該是待在這裡挺久了,對教堂的格局、來的人們的事情瞭若指掌。
他說他叫做龜梨,說了真是個特別的名字的時候對方笑著說了你不也是?

的確如此。

龜梨的臉有著與惡魔不太相襯的美,精緻的五官,薄但飽滿的嘴唇,線條優美的下顎,不過,以前爺爺的朋友長的也很漂亮呢,這麼形容一個男性或許很怪,但他們是連男性都會覺得美麗的………………惡魔。

「唷,在想什麼這麼出神」惡魔尾巴晃啊晃的飄在空中,姿勢優雅的不可思議,不過臉不要靠這麼近啊…………!

「唉呀,因為你的臉是我喜歡的型啊」龜梨笑著親了下我的臉頰,然後飄下來坐在長椅上

「你……………………」無言的看著笑的天真無害的龜梨,這傢伙在那天之後就無所謂的天天現身在教堂,雖然龜梨好像調整成只有我看得到所以也沒什麼太大的影響,但有事沒事就偷親偷摸害的我好幾次差點在信徒面前叫出聲,最近是習慣不少了…………怎麼覺得習慣了這種事的我也不大好。

「我來猜猜,是你爺爺的事?」
「……………你怎麼知道」

「因為那個惡魔是我朋友啊,嘛,都過去了」肩並肩坐在長椅上,龜梨翹著腳一派輕鬆的說著。
「你不會難過嗎?你朋友他………………」

「都過了好幾年了,該報的仇也報了,我們惡魔不會變老,想維持在什麼樣子都可以,永恆的時間會將原本的恨意淡化成記憶喔,沒問題的」
「報仇?」
「是啊,連你爺爺的一起。」
「………………………謝謝。」
「嗚哦!被神父道謝的感覺好奇妙啊!!」
「僅此一次。」

*************************************
神啊,請寬恕我。

一直以來的噩夢終於畫下句點。
那時候保護爺爺而被同類消滅的惡魔,那時為了保護我而被撕裂靈魂分食的、那個最照顧我的爺爺。
不想去恨不想去回想,但夢靨纏繞著我,渾濁不堪的夢境蠶食著我每一吋神經。

直到遇見了龜梨。

原來那時候救我的人不是天使,是惡魔哪。

「謝謝。」再一次的。


3.

被惡魔救贖的神父後來怎麼樣了呢?

「龜梨!!跟你講過多少次不要在我認真的時候鬧我!!!」
「嗚哇雄一生氣了~~~~」
「飛什麼飛給我下來喔!龜梨和也!!」
中丸在長椅間來回穿梭想抓住那個在他白天認真工作時一直東摸西摸偷親這次還直接往下摸的渾蛋惡魔。
腳下一個踉蹌,在中丸快要跟地面來個近距離接觸的時候――――

「雄一,我愛你喔。」龜梨兩手一撈把中丸直接帶離地面,在教堂的正中間用帶著愛意溫柔的吻輕撫過中丸額頭,成功得到臉紅透的神父一只。
「油嘴滑舌……………………」

「因為我是惡魔嘛。」尾巴纏繞中丸的腿,手摟著中丸的腰讓他能夠支撐在空中,惡魔的動作極其溫柔。
「回答?」懷中人一直沒有動靜,龜梨低頭看著中丸「喜…………」細如蚊蚋

「什――――麼――――――?」
「吵死了放我下去!」
「等等等等不要掙扎啊危險危險欸咦咦咦――――」後續聲音被中丸難得主動親上去的舉動驚的哽在喉嚨

「笨蛋惡魔。」
「笨蛋惡魔喜歡中丸雄一。」
「………………………神父喜歡龜梨和也。」

回應他的則是一個綿長熱切的親吻。


―end―

评论(16)

热度(8)